“断篷船,无家犬” 千里觅知音,未果。

“我飘零犹似断篷船,惨淡更如无家犬”

词出《帝女花·庵遇》,唐涤生先生之作。

再次劝各位远赴重洋最好别跟旅行团,因为领队们似乎都喜欢绞尽脑汁想出让自己团友为难的把戏。旅程第二天在巴士上,在半劝半逼之下,我被拉到巴士前方,手中塞了一支麦克风,要我做我最讨厌做的一件事~唱歌给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听。

我出门旅游目的有三。其一,增广见闻; 其二,争取时间多阅读课外书籍 (这次带了两本书,Stephen King先生 的 《Misery》 和南怀瑾先生的 《历史的经验》, 也幸亏读完了一本); 其三, 补充上学所遗漏的睡眠。 三个目的里,我看不到“唱歌娱乐大众”的一项。

几经推辞不果,解释了别的歌曲我都不唱,只唱粤曲,领队还是坚持要我唱,那好吧。。。向来贪玩的我,别人叫到就姑且奉陪,唱什么歌当然由我做主。心想:唱首帝女花给他们见识见识,一来他们肯定不会比我更了解帝女花和唐涤生,唱错也大概没多少个人会懂; 二来,虽然机会渺茫,为我们的粤剧文化略尽绵力,推动推动让它多为几人所知。

《帝女花》全剧长三小时(我竟然也听了近三十多遍,疯癫或钟情?),唱那段好? “香夭”太广为人知,“春江花月夜”之调,配上“落花满天敝月光” 之词经常会让人唱成“落街无钱买面包”,所以绝大部分华人,尤其上了年纪的,都或多或少会对“香夭”有印象。

而且“香夭”须有花旦陪唱,想了半晌,决定唱“庵遇”开头,周世显路过维摩观那段。 本身非常喜欢那段的旋律配上唐先生极具国学修养的词。

我飘零犹似断蓬船 惨淡更如无家犬
哭此日山河易主 痛先帝白练无情呀
歌罢酒筵空 梦断巫山凤
雪肤花貌化游魂 玉砌珠帘皆血影
幸有涕泪哭茶庵 愧无青冢祭芳魂
落花已随波浪去 不复有粉剩脂零

唱完后,午饭时,一位大叔拍我肩膀说我拉音拉的不错,刹那间我以为找上知音,不料他却问我这是不是《紫钗记》,原来,又是一次觅知音不果。 那位大叔原来只懂《紫钗记》的“剑合钗圆”,被我告知《紫钗》全剧唱三小时也大吃一惊。 可见马来西亚人里,爱粤剧爱的入迷的朋友真的不多。

话不投机半句多,那位大叔一直欲以闽南语和我对话,我又不会福建话,一直以粤语回答他,只欠没跟他说我叫粤生。他渐渐也觉得难与我沟通,我也发现难跟他深入解释或者讨论粤剧。唯有再踏千里南北寻知音。

粤生 拜上~

后记:如果遇上一个喜欢粤剧的女生,我第一件事肯定是想办法约她出街,甭管三七二十一。

10088768_290479

图取自谷歌~

Advertisements

醉石山人亂話篇 (一)

星期四課後有空,筆者攜好友到蘇丹街“龍寶齋”購買已裝裱好宣紙的捲軸,意圖到書法班向書法老師討幾個字。 到了“龍寶齋”見到琳瑯滿目的名石印章,心弦一動,心中難忍引誘,立馬蹲下來挑選幾枚心儀的印章。

壽山石筆者自是買不起,青田石又不是很喜歡,反倒是見到昌化石水乳交融般的紋理而被深深吸引住,買了一方大的和一方小的,價錢談不上貴,可是也絕對不算便宜。

買了名石,自然對它敬重三分,未敢放肆去雕刻它,反之把它小心翼翼將它安置於錦盒內。翻箱倒櫃的找出之前所囤積起來的瑕疵印章進行練習。刻了一枚‘粵生’(自藏) 和一枚 ‘葉永宏’(贈友)。 篆刻印面倒還像樣,只是刻邊款的功夫尚未到家。

刻印章刻的入神時,有老僧入定的感覺。感覺是非常的平靜,一刀一刀輕重有序的劃過石面,除了石頭發出的刮痕聲,以外的世界一切都片刻的靜了下來,可以以篆刻修禪(哈哈),這跟茶道書法同理。刻著刻著,發現世上沒有兩塊石頭是一樣的,就如森林裡沒有兩棵樹是長得一模一樣的。長得“標致端莊”的石頭樹木往往不受世人青睞;反之,紋理、形狀、顏色、外貌奇特的樹石才往往被人選為“雅石奇木”,速登大雅之堂,成為藝術品。

那,為何多半的人類,都在竭盡所能的迎合社會而忙於掩蓋自己最純真的一面呢?這提問筆者且留於讀者自作回答。

每片森林皆由成千上萬棵不一樣的樹組成,每一棵樹都是森林的一份子。倘若讀者有暇,且到森林裡走一趟,選出一棵您認為最漂亮的樹。 筆者猜您將會把樹幹筆直,樹皮光滑,枝椏分佈均勻的樹淘汰。

最“美”的樹,往往因其多年經風霜雨雷而左傾右斜,樹幹彎曲,樹皮被害蟲侵蝕而顯出紋理來,多半有枯木逢春之感,被閃電劈下的枝椏成為禽鳥棲息之處,等等。 以上種種,的破壞,傷害,不但沒讓一棵樹變‘醜’,反而這些遭遇,造就了一棵極具藝術價值的奇樹。

口水多過茶!講重點啦!!!

不要因為你過去的遭遇而自卑,也不要一直活在過去,讓過去日日夜夜的侵蝕你,what doesn’t kill you only makes you stronger. 將過去所遭受的挫折、傷害、與種種不得意的事情,當作極為惡臭的糞便,把它埋入您的花圃裡,時間一到,百花爭芳,滿園馨芬。可是,當您在享受著紅綠爭艷時,您須知道這一切都拜過去的大便所賜。

後附筆者班門弄斧之作。共賞。

 

粵生 拜上

書於丁酉孟冬~

24955648_1619917114740165_8531034414622293991_o.jpgDQiSZXbVAAA8x5j

“洗硯寫春光,揮筆弄彩霞”

硯寫春光~七歲父親贈圓硯一方(量詞有些矛盾)。經久無用,水垢泛白,甚是不雅。以砂紙磨之再磨墨洗硯反复二日,已复昔日美觀。上好石材所造之硯觸之如觸嬰兒滑嫩之膚。

筆弄彩霞~甚悔當年小學中學沒有用心寫大楷小楷,當今老大徒傷悲。二十歲才去報讀書法班。目前正臨歐陽詢的《九成宫醴泉铭》,還談不上什麼“弄彩霞”。哈哈哈。

每當見別人談戀愛炫耀或者遇上什麼心理不平衡之事,我都放下手頭上的工作,第一時間挑水磨墨,臨幾個字,一肚子氣就會逐漸拋於九天之外。難怪古人都說書法能養生。 希望能夠,少刷社交媒體,多看書,多練字。別成為社會裡所謂的“一般人”。

不求善於別人,只求與眾不同,鶴立雞群。 何須別人認同?也莫須逢迎別人。桐高鳳必至,花香蝶自來。

落拓江湖,牢騷難盡。

粵生~

 

WIN_20171122_00_11_28_Pro

破舊立新篇~

俗語有云:“新屎坑三日香”。 取字號不到半年,念著念著,覺得自己其實並沒有很喜歡“景羽”這個表字。內心深處感覺抄襲沈慕羽老前輩名字得來的表字始終有不妥,而且也不夠創意,舊字普通話與粵語平仄也不大妙,故翻閱字詞典,立心從新取字,順便多取一別號。

新表字“將儒”,迎合本名“健鴻”,合而念成“健將鴻儒”,自感覺甚妙甚得意,就一心將此作為表字,希望能夠堅持都用它。XDXD。

已有的別號“玉樞”,再取也乾脆取個“Y S” 開頭的,祖輩來自廣東梅縣,一于取號為粵生。至今,粵生這號被我用的最多,連上課點名錄上簽字也簽“粵生”二字。

取得字號,理所當然應該讓它多為人所使用。故將部落格標題改為《粵生書》。 Tag line設為“洗硯寫春光,揮筆弄彩霞”。 前句引用(抄襲)豐子愷先生,後句改寫(也是抄襲)於王莽的“早晚勤揮筆春秋醉忘名”。

再進一步,孫逸仙先生簽署英文文件署名皆為 Dr. Sun Yat Sen. 我也有樣學樣,每當發表英文文章之類,皆以 Y.S. Chaiw 署名。 或許會有人覺得此時此日,取字號實為多餘,老土。你別管我啊,我反而覺得字號文化博大精深無比浪漫。你大可連姓名也改掉,讓我抱著我和我的字號“自作酒中仙”。

所以,諸位,如若見到我,喊上一句健鴻的話,我還是會回應你的,但我甚期待會有人以我的字號相稱。如今已有兩位好友稱我為將儒兄。此二君亦被我所影響,各自都取了字號。(孫江兄,仲宇兄 雅安)。希望由我輩帶頭,重燃華夏子弟字號文化的餘燼。

腹中牢騷半已訴,再接再厲看文章準備第二場的moot。

粵生 拜上

《閒談·其二》a.k.a. 再來一篇(騙)

中秋既過,接踵迎來九月三秋。適逢印度同胞慶祝屠妖節,而恰巧所就讀學院為印裔同胞所有,印裔學生也多,故得一個星期的假期。

然而這所謂假期,實為“偽假期”,assignment題目一出,難免犧牲睡眠時間,“偽假期”唯一好處就是可以睡到中午自然醒。除此,moot的題目也已經出爐,是時候開始準備。

做assignment用電腦,欠打的手指難自控地打開了youtube,又恰巧遇上周星馳04年的電影《功夫》裡所用的民樂配樂。一聽,就被勾上了,難以自拔。尤其甚愛《東海漁歌》與《小刀會序曲》聽了這兩首歌十餘次,乾脆把它下載到手機裡,聽個百餘次也不錯。

想到描寫好音樂的文章,必然能見膚淺之徒以杜工部《贈花卿》的“此曲只應天上有”來形容。凡見用這句詩來讚揚音樂,我都嗤之以一笑,可嘆讀書人讀書少,連杜工部在諷刺花卿的高傲也不以為然,以為工部真在讚揚。真所謂 不學詩 無以言。

撰寫閒文,好處在於無需像過去求學時期所撰的文章,擔心格式、字數、構造、等,何等自在。所以我的文章我做主,每段的內容可以毫不相干,離天隔九州,無所不可寫也。

談及姓, 名, 字, 號,甚羨古人都有所區分,如 姓諸葛名亮 字孔明 號臥龍,無比的浪漫與瀟灑。故,我也逐漸不知羞恥的學古人取字號。哈哈。 古人字號,必與其名有關,名亮 字孔明, 明與亮有關;故 名健鴻 取字景羽,‘鴻’與‘羽’ 勉強可扯上關係,但也可理解成 ‘景慕關羽’ 也可以理解成,抄襲沈慕羽老前輩的名字。

然而號玉樞,就完全沒想過理由,覺得好聽就用罷。然而近來又取號湛源,湛字處於詩經小雅,當念成zhan時有清澈、飽滿之意。故取之代表清澈的源泉,好靈感長湧不止。若念成dan 或 jian 或 chen就感覺意思比較消極。。所以,取名之類最好先翻閱辭海,中文字,博大精深。

雖然最近極為忙碌,也在爭取時間重讀魯迅先生的《朝花夕拾》發現魯迅先生諷刺的手法非一般人之所能及。

閒暇再撰《閒談·其三》

鄒將儒禿筆~

《閒談·其一》a.k.a. 一篇(騙)閒談

上了大學,生活基本上是離不開英文。天天皆須說英文讀英文,有時甚至以英文思考,故難免回味過去于華文獨中求學的日子。

我向來皆愛中國歷史與中國文學,尤其鍾愛閱讀中國詩詞與文言文。我此項特徵在同年同學看來,是個怪癖。每逢默寫唐詩宋詞(元曲較少,記得只有一首馬致遠的《天淨沙·秋思》)都得滿分,此非自誇,縱然不得滿分,也是由於寫錯字扣分。默寫宋詞固然比默寫唐詩稍有難度,因為各詞牌字數皆異;然而有的詞牌我本身背得滾瓜爛熟,自己也寫過幾首,默寫起來當然感覺比較得心應手。至於默寫唐詩,甭管五言七言,絕句律詩,對我來說都易如反掌,哈哈。唯悔未能默寫高三課程的《將進酒》就離校就讀Alevel去了。

每週作文課,有一個小時半供學生寫作文,大多數同學討厭的很,我嘴上逢迎他們,心裡卻暗自大喜,因為我又有機會發揮我的“文棍本色”了。

中學時期,甚少閱讀長篇書籍與英文書籍,皆讀散文居多,短篇故事之類的書籍,因緣巧合遇上梁實秋的《雅舍》,至今未能自拔。英文讀物唯數英版《讀者文摘》矣。偶爾也有稍讀金庸小說。在中華上課有兩次下課,第一次時間較短,但也足夠讓學生填飽肚子;第二次下課時間較長,就乾脆與同學結伴到圖書館消磨時間。中華獨中的圖書館,別有洞天,非常多的絕版書。喜歡看武松,但懶得看完整本《水滸傳》的,此處有不下三本的《武松轉》。不喜歡看字的,漫畫種類毫不遜色於漫畫書局。英文與馬來文書籍也不少。離開母校後,最讓我想念及回味的就是中華的圖書館,當真不負校友所贈之墨寶:“圖書萬卷催古意”。

除此,中華到處都藏有名家國畫墨寶,例如圖書館外排隊複印處的一幅“蒼松添壽圖”就是筆者非常鍾愛的一幅。所以每當有人需要複印文件,筆者都毛遂自薦,為的就是一覽此畫。

時已夜深,擇日再撰《閒談·其二》

将儒 拜上

《论粤剧》

《帝女花》里,周世显因不像其他七百应征凤台求侣之士,对公主阿谀逢迎,而是一开口就话入青锋剑的讽刺长平公主,就获得公主“玉手赐琼浆”,“于含章树下设诗坛”,互相于含章树下赠诗定终生。
例: “奈何人不以真诚待我,我又何必以诚信相投?” 《帝女花·树盟》

再论,《紫钗记》里,李益听闻洛阳霍小玉才貌双全,特至洛阳碰碰运气,结果就在这晚霍氏因缘巧合之下,或有意或无意,遗下珠钗,又在因缘巧合之下被李氏拾得。还钗之后,两人十月芥菜,春心顿动,私定终身。
例: “半遮面儿弄绛纱,暗飞桃红反赤霞,拾钗人会薄命花,钗贬洛阳价,落拓江州会司马。” 《紫钗记·花园盟香》

虽然粤剧故事内容却是有其荒谬之处,但粤剧终究有其能够吸引笔者之处,于此略列:
1. 文化底蕴丰富-《帝女花》与《紫钗记》经唐滌生先生编词曲,善巧捕捉了唐诗宋词元曲的精华在内,以古诗词为歌词台词,配上古曲,堪称绝配。不仅仅如此,唐涤生先生自身的国学功底也堪称一绝,写得出能够媲美古人的五言七言诗。
例:“鹤楼高处弄云霞 宝马香车亲伴驾 马蹄踏碎禁城花 风动玉樵更处打” 《紫釵記·燈街拾翠》
:“莫道樓前無官衛 原來巷口有民兵 花前葉下早藏刀 樓底蕉林皆劍影” 《再世紅梅記·蕉窗魂合》

2. 善用古曲- 非常多古曲被编上词后成千古不朽的名曲。《帝女花·香夭》用了《妆台秋思》, 《紫钗记·剑合钗圆》用了《春江花月夜》,还有更多例子,恕难一一尽诉。

3. 仙凤鸣剧团~任剑辉,白雪仙,靓次伯,梁醒波,任冰兒, 統稱“任白波伯冰” – 粤剧到今天的发展,“仙凤”功不可没。别的剧团都没有彩排練戏的习惯,祭白虎后就立刻登台表演,难免给人看到不专业之一面。仙凤带头改革,为剧团请来导演,多次排戏,为观众带来专业,高水准的表演。由此可见为何南洋一带富商不惜重金聘请仙凤鸣由香港远渡重洋来登台。
不仅如此,据说,别的剧团开戏,观众多为家庭主妇和马姐等;仙凤鸣开戏,座无虚席,观众包括学生与白领一带。由此可见仙凤鸣受欢迎的程度。

无奈何,出色佬官接踵的仙游,年轻一辈甚至唾弃粤剧,认为粤剧落后脱节,使得粤剧式微已久。加上近年来的崇洋,崇韩,粤剧更是少人问津。

笔者至今尚在寻找同爱粤剧的知音,找了快十年尚未找到。🙄😂
可是笔者仍心存希望,粤剧今虽叶落枝枯,只要守得住严冬,阳春一到,必定能梅开二度,重获昔日光辉。

玉枢随笔。